“庭郗……庭郗……”

  “死女人,你看清楚,老子不是庭郗。”

  女人急切的呼吸和男人气极的怒吼纠缠在一起。

  宫御宸心情糟糕透顶,他就在走廊尽头抽支烟,结果就被这女流氓给掳进房间里。

  没错,是掳的!

  他一堂堂大老爷们,被女人一把拽进房间,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双手被领带绑在床头,她压在他身上扒他的衣服,对他上下其手。

  “该死的,你马上滚开老子就饶你一条狗命。”

  宫御宸奋力挣扎,刚才被好友灌得太多,脑袋沉得宛若压着巨石。

  偏偏这死女人像被葫芦娃附体,力气大的惊人。

  任凭他怎么努力,就是挣不开!

  “嘘!庭郗,你别说话,我会对你很温柔的。我们是夫妻啊,这个洞房你欠我好久了,你放心,我会很轻……很轻的,不会弄疼你的……”

  楚映雪双眼朦胧说着醉话,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闲着。

  “住手!你摸哪里,滚唔~”

  男人暴怒的低吼被封在喉咙里,清甜的酒味顷刻在口腔弥漫开来。

  月光皎皎,看着窗户里那交缠的影子,月儿也害羞的躲进云层里。

  一夜旖旎……

  楚映雪醉了。

  为了和顾庭郗发生夫妻关系她喝了一整瓶红酒,家里被白莲花霸占,她就约他来酒店准备对他霸王硬上弓。

  确实是霸王硬上弓,可这结果……

  柔和的曦辉透过窗幔撒在大床上,楚映雪坐在床边撸了一把头发,眼眶泛红,鼻子发酸。

  床上的男人“遍体鳞伤”,脖颈、胸膛密布红痕,脸颊印满了唇印,嘴也是肿的。

  他双目紧闭还没有醒,仿佛是在无声的控诉她昨夜的粗暴。

  床单上,一抹干涸的血红。

  “映雪,挽月说她身体不舒服,我先回去看看她,一会儿再过来。”

  温柔的话语还萦绕在耳边,此刻楚映雪竟觉得无比讽刺,闭上眼轻细的呜咽声从喉咙里溢出来。

  十几分钟后,楚映雪终于收拾好心情,取出钱包里所有现金放在枕头边。

  算了,就当第一次……嫖了个鸭子,貌似这“鸭子”质量也不错。

  尽管男人脸上满是口红印,嘴唇也是肿的,都掩盖不了他的俊美,而且身材也好,肌肉结实,完美的人鱼线……

  男人腿根的一抹红让楚映雪心脏跳露一拍。

  她迟疑地伸出了自己的魔爪子。

  “呼!”

  原来是胎记,还以为是血。

  如果把人废了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  不过这胎记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呢?

  之后楚映雪游魂一样回到家,到底是她做了错事,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庭郗。

  家里很安静,大厅里不见顾庭郗和秦挽月的人影,她脱了鞋光脚踩在地板上,上楼时没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楚映雪直接去了秦挽月房间,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顾庭郗和秦挽月的对话声。

  “哥,你是爱我多一些,还是更爱那个女人?”

  “难道是哥昨晚没有满足你吗,所以让你有了这种错觉?傻丫头,别胡思乱想了,她只是个外人。”

  外人!

  胸口一痛,楚映雪咬着唇,沉重地闭了闭眼。

  原来她一直都是个外人。

  嘭——

  睁眼的瞬间,楚映雪抬腿一脚踹开房门。

  两个人还在床上,秦挽月躺在顾庭郗怀里,听见声音都朝门口看过来。

  本以为两人多少会慌张,可顾庭郗就像没事人一样坐起来,还拉好秦挽月翻起的睡衣下摆。

  秦挽月脸颊一红,马上挑衅地看着楚映雪,还故意舔了下唇瓣,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“映雪你回来了,昨晚抱歉,挽月身体不舒服我一直在照顾她,后来太累我就睡着了。”

  顾庭郗下床,对楚映雪笑的温柔。

  他一向对她如此。

  “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?”

  楚映雪冷笑,嘲讽质问,“那你一定付出不少体力吧,是不是决战到天亮?”

  顾庭郗俊脸倏然就沉了:“你瞎说什么,挽月是我妹妹……”

  “不是亲的!”楚映雪厉声打断,咬牙切齿,“你是孤儿,你只是被他家收养了,你们没有血缘关系,当我是傻子吗?”

  积压了一早上的情绪终于冲破闸门,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下来,她大步走到顾庭郗面前,扬手就甩给他一巴掌。

  “顾庭郗,你混蛋!”

  “哥!”

  秦挽月慌张跳下床抱住了顾庭郗,母鸡一样护在他身前。

  真是好一出郎情妾意。

  楚映雪不知自己是哭是笑,视线死死锁着顾庭郗。

  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为什么会娶我?是不是就为了掩盖你和这贱货肮脏的奸情啊?”

  “啪!”

  一声脆响,楚映雪被顾庭郗一记耳光掀倒在地,光洁的额头磕到桌角,立现一片淤青。

  顾庭郗怒了,两手死死攥成拳,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。

  “我不许你侮辱挽月,今天的事你要是敢到外面去胡说八道,我就……”

  “你就怎么样?你就杀了我?呵呵呵……”

  她怨恨的看着他,咯咯笑,神情及其病态嘲弄。

  “顾庭郗,你可真恶心,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恶心的伪君子。”

  “随你怎么说,楚映雪,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
  不再看她,顾庭郗拉住秦挽月的手:“挽月,我们先回家住段时间,她需要冷静一下。”

  顾庭郗和秦挽月走了,扔下楚映雪一个人在房间里。

  瓷器玻璃摔落的声音极其刺耳,接踵而来是女人悲泣欲绝的嘶喊声。

  “顾庭郗,你混蛋,你大混蛋——”

  下楼梯的顾庭郗脚步微顿,然后绝然离去……

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://m.cncecsedin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。
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妈咪V5:扑倒傲娇爹地,妈咪V5:扑倒傲娇爹地最新章节,妈咪V5:扑倒傲娇爹地 啃书小说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